以及后来刘裕北伐中原之时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9日

  辛词起三句出语豪壮,不重写景,直呼前人,以见本怀。姜词这里却用对仗十分工整的对偶句写出此间的情境。“云鬲迷楼”,写望不见江北云雾遮隔的扬州:“苔封很石”,点北望地点之地的北固山。很石为刘备孙权共商抗曹大计之处。点处豪杰遗址,自有它的深刻涵意。白石十分留意不蹈辛弃疾的词的老路。在情景交融的宛转境地中别饶雄浑隽永的神韵。接下来三句:“数骑秋烟,一篙寒汐,千古空往来来往。”承上而来,写古代豪杰往矣,只要秋烟中的征骑、寒潮中的船只,仍然年复一年空自往来来往。这里的意义与辛词同位句“舞榭”三句也略同,都是寓山河孤单、时势消沉之慨,但在具体写法和气概特征上却竭尽全力。辛词此处反面吊古,写曾经消逝的事物,笔力雄大,感伤从语气中间接吐露,显得悲壮而沉郁;姜词此处却出以侧笔,写楼前景色,借千古长有之物反衬已逝的人事,暗寓感伤于言外,显得凄婉而空灵。姜词之学稼轩而长于变化,于此可见一斑。通过这一番不堪今昔之感的慨叹,呼喊当今豪杰的主题就可水到渠成地展示了。

  接下来,“楼外冥冥,江皋隐约,认得征西路”三句,又把翰墨移到京口的近景上来。东晋桓温拜征西上将军,北讨苻秦,以及后来刘裕北伐华夏之时,京口地域都是兵员和计谋物资的主要集中地,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这里通过对这个古今计谋要地的形势进行描画,凸起了辛弃疾对北伐的方略与路线可操左券。这与辛词同位句“望中犹记,风火扬州路”再次呼应,互相辉映。作者因辛弃疾所登楼瞭望的,是失陷已久的华夏大地,故下文“华夏生聚,神京耆老,南望长淮金鼓”三句,直抒胸臆,把笔触转入北伐这个时代的最大课题上来。白石在一般人心目中是离开现实的清客,但这里他却丝毫没有超然尘外,而是沉痛地为北方沦亡区人民道出了火急盼愿北伐的心声。词的结尾两句,引出桓温的故事来对比描写辛弃疾此时的冲动感伤的心理,尤觉语重心长。东晋上将桓温从江陵出发北征前秦时,看到他晚年在路上种的柳树已长得很粗,不由感慨说:“木犹如斯,人何故堪!”因此攀附枝条,至于下泪。这里是在想象稼轩的心理勾当道:稼轩啊,当此北伐的前夜,你在想什么?你可能在想:“我南渡之前在北方亲手栽种的依依细柳,今天必然还在吧?”这一虚拟之笔,以代稼轩倾吐挥师北伐的要求来依靠白石本人心中同样火急的希望,显得很是宛转委婉,给人留下阐扬想象的余地。白石词的结尾大多含蕴丰硕,摇摆生姿,意境悠远,有幽隽秀雅之致。从这篇锐意学辛的作品中,仍可看出他本人的这些特长。前往搜狐,查看更多

  起三句,言山河没有什么变化,而往古豪杰曾经作古。言外之意是,今日国度急需豪杰以御外侮、以图中兴。这个意义与辛词开首略同,但写法与意境各别其趣。

  若是说,辛、姜二词的前六句怀古之意附近,而表示手段分歧,那么,它们的下文就只是保留气概上的某种分歧,而在内容上和抒情意象的塑造上却都自成一体,各具审好心义了。辛词的下文,继续怀古,以南朝刘宋之初两代皇帝北伐的成败,来鉴诫当今,表达本人的政见,并于篇末透露本人空具北伐壮志的悲愤。辛词的根基点,是操纵典故寄义来寄寓本怀。

  而姜夔此阕的下文,虽也多次使用汗青典故,其用处却在于塑造本人所崇拜的现代豪杰——辛弃疾的抽象,并在这个众叛亲离的豪杰好汉的抽象里依靠本人的政管理想。从“使君心在”以下至篇末,两头虽有上下片的边界,但在内容上却只是一个大段落,一个大条理,满是称道辛弃疾其人。“使君”三句是说:辛弃疾持久罢官闲居,本已热爱上了青崖绿嶂的田园糊口,但政局的变化,国度的需要,使得他被委派到京口这个北疆门户来坐镇,无法遂其隐居之志了。这里既称颂了辛弃疾的高风亮节,又隐模糊约地暗示了对他持久被降服佩服派顽固势力排斥冲击的不服。上片末二句,承“北门留住”而来,描写辛弃疾在镇江练兵备战的赫赫军威。上句用东晋桓温“京口酒可饮,箕可用,兵可使”的话(见《世说新语·捷悟》刘注引《南徐州记》),切地切人又切事,可谓融化不涩,体认点题;下句以军旗之图案暗示辛弃疾手下将士的勇武,和这位主帅本人的治军无方。过片三句,进一步强烈热闹的推崇、称颂辛弃疾,把他比为努力北伐大业、为国是鞠躬尽瘁的伟大政治家、军事家诸葛亮,认为南宋要收复华夏,非辛弃疾莫属。这三句赞语,并非溢美之辞,而是南宋有识之士对辛弃疾的公论。其时的人们遍及认为辛弃疾的才德堪与古代最精采的将比拟肩,如陆游《送辛幼安殿撰造朝》云:“牛鼎烹鸡古所叹,管仲萧何实流亚”;刘宰《贺辛待制知镇江》云:“某官卷怀盖世之气,如圯下子房;剂量济时之策,若隆中诸葛”。姜夔这种深信辛弃疾有惊人胆略才干、能使北伐成功的褒扬之辞,与稼轩原词下片借古讽今、否决无预备的北伐的那三句遥相呼应,深得唱和之旨。

  宋宁宗嘉泰四年(1204),抗金宿将辛弃疾由浙东安抚使被派知镇江府。其秋,写下了“气吞万里如虎”的名篇《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姜夔此阕,即步稼轩原词之韵以和。二词同是就登北固楼事而生感之作,但主题思惟与表达体例有异。辛词怀古伤今,自抒其满怀忠愤。姜词则借前人古事以颂稼轩,通过表扬稼轩来寄寓本人心系国度兴亡,反对北伐大业的政治热情。此词最宝贵之处,在于反映了北方人民盼愿同一的火急表情,并激励老年的辛弃疾勤奋完成收复华夏的重担。词的上片,由楼前风光起兴,引出抗金豪杰辛弃疾独当一面、统率千军万马的高峻抽象。

(编辑:admin)
http://stadia-md.com/gubeilukou/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