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京口瓜州一水间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8日

  注:旧时北固山下惊涛拍岸,此刻则已淤积成为庞大的沙洲,系上游水土流失,北半球江流右转所赐。古来通途,现则润扬大桥横跨。桓温说过,京口酒可饮,箕可用,兵可使。谢安曾于于山上作府库,储军实,而谢安最喜好的诗经诗句是“訏谟定数,远猷辰告”。

  北固山作为镇江城下临大江的制高点,更凸显主要地位。从古到今,无数豪杰好汉,诗人骚人登临此山,俯瞰形胜,北望华夏,留下了不堪列举的辉煌诗篇。

  注:祖逖居京口,“将其部曲百余家渡江,中流,击楫而誓曰:祖逖不克不及清华夏而复济者,有如大江!”

  镇江建城,始于孙吴在北固山建铁瓮城,《读史方舆纪要》谓北固山“自晋以来,郡治皆据其上。三面对水,回岭陡绝,势最险固,因名,盖郡之主山也。”

  2014年9月、2015年4月,两次登临北固山,纪行老是没有写成,昨日在火车上,想了三首古诗,聊作取代。

  在中国汗青上,镇江向为兵家必争的军事要地,特别当南北割裂时,地位更为凸起。杜佑所谓:“自孙吴以来,东南有事,必以京口为襟要。”陈亮则云“京口连冈三面,而大江横陈,江傍极目千里,其势粗略如虎之出穴,而非若穴之藏虎也。”

  注:京口瓜州一水间,楼船夜雪瓜洲渡,隔江指导古渡,不是两三星火,而是热电厂的烟囱高标。

(编辑:admin)
http://stadia-md.com/gubeilukou/1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