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怎么会下杀手?所以全程划水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6日

  ,听到两个猴哥打进来了,唬的要立刻来见猴哥。但依然一个没伤,这,就是是猴哥放水放到堆积成海的结果

  这老魔与大圣战经二十回合,不分胜负。他把那剑梢一指,叫声“小妖齐来!”那三百余精,一齐拥上,把行者围在垓心。好大圣,公然无惧,使一条棒,左冲右撞,后抵前遮。那小妖都有手段,越打越上,一似绵絮缠身,搂腰扯腿,莫肯退后,大圣慌了,即使个身外身法,将左胁下毫毛,拔了一把,嚼碎喷去,喝声叫“变!”一根根都变做行者。你看他长的使棒,短的轮拳,再小的没处下手,抱着孤拐啃筋,把那小妖都打得星落云散,齐声喊道:“大王啊,事不谐矣!难矣乎哉!【证道本夹批:如此文法,从何处得来?】满地盈山,皆是孙行者了!”被这身外法把群妖打退,止撇得老魔围困中间,赶得东奔西走,出路无门。

  行者暗喜道:“那怪却也老实,不用动刑,就供得这等明白。既有了地方姓名,不管怎的也拿住他。”

  但是听了对方自述的“帮高家扫地通沟,搬砖运瓦,筑土打墙,耕田耙地,种麦插秧,创家立业”以及自爆的姓名住址之后对对方有了好感,认为对方“老实”————

  一开始猴子只知道对方是强抢民女的妖怪,第一想法是要拿住他写退亲文书,但也不介意打死————

  行者道:“这个何难?老儿你管放心,今夜管情与你拿住,教他写了退亲文书,还你女儿如何?”高老大喜道:“我为招了他不打紧,坏了我多少清名,疏了我多少亲眷。但得拿住他,要甚么文书?就烦与我除了根罢。”行者道:“容易,容易!入夜之时,就见好歹。”

  行者道:“师父,那妖不是凡间的邪祟,也不是山间的怪兽。他本是天蓬元帅临凡,只因错投了胎,嘴脸象一个野猪模样,其实性灵尚存。【证道本夹批:向使无此灵性,又何以为木母?】......行者笑道:“你这老儿不知分限。那怪也曾对我说,他虽是食肠大,吃了你家些茶饭,他与你干了许多好事。这几年挣了许多家资,皆是他之力量。他不曾白吃了你东西,问你祛他怎的。据他说,他是一个天神下界,替你巴家做活,又未曾害了你家女儿。想这等一个女婿,也门当户对,不怎么坏了家声,辱了行止,当真的留他也罢。”

  三藏道:“悟空,你既是与他做了一场,一发与他做个竭绝,才见始终。”行者道:“我才试他一试耍子,此去一定拿来与你们看,且莫忧愁。”

  明确点出胳膊酸麻、不能迎敌、败阵而走,之后是喘吁吁的睡在洞里,可见确实是透支了体力,被骂得没办法了才“拖着钉耙”、也就是硬着头皮出战,全是负面评价。

  老猪斗惠岸: 妖魔凶猛,惠岸威能。铁棒分心捣,钉钯劈面迎。播土扬尘天地暗,飞砂走石鬼神惊。九齿钯,光耀耀,双环响喨;一条棒,黑悠悠,两手飞腾。这个是天王太子,那个是元帅精灵。一个在普陀为护法,一个在山洞作妖精。这场相遇争高下,不知那个亏输那个赢——说明不分胜负。

  那你就说,猴子整一场大闹天宫都在放水,倒是那群神仙想要猴子的命,猴子打赢了他们,都放了他们一马,打巨灵神,只打断他的武器,没有让他看到自己的脑浆,这是第一次放水,第二次对哪吒,只打伤他的胳膊,也没往要害招呼。第三次九曜星官,只打他们的武器,他们的身体碰都没碰过就手脚都软咯无法再战,第四次只是打退五天王加哪吒,同样没杀过一个神仙,第五次打二郎神,骂他一句都因为没什么怨仇骂不出来,打他一棒有点可怜他的性命,又怎么会下杀手?所以全程划水,打一个是平手,打七个还是平手。第六次虽然天庭无一神可挡,但是也没有伤过一个神,很单纯的把天庭老小自玉帝以下所有人物打出了五百年心理阴影,原文玉皇大帝心惊,太上老君害怕😨

  他两个斗在一处,胜败未分,早有佑圣真君,又差将佐发文到雷府,调三十六员雷将齐来,把大圣围在垓心,各骋凶恶鏖战。【那大圣全无一毫惧色,使一条如意棒,左遮右挡,后架前迎。一时,见那众雷将的刀枪剑戟、鞭简挝锤、钺斧金瓜、旄镰月铲,来的甚紧】,他即摇身一变,变做三头六臂;把如意棒幌一幌,变作三条;六只手使开三条棒,好便似纺车儿一般,滴流流,在那垓心里飞舞。【证道本夹批:真好耍子。】【众雷神莫能相近。 】真个是:【证道本夹批:此是心之图,心之赞,亦是心之箴铭。】

  若是一个打一个,其实还好。他见那些小妖齐上,慌了手脚,遮架不住,败了阵,回头就跑。原来是道路不平,未曾细看,忽被蓏萝藤绊了个踉跄。挣起来正走,又被一个小妖,睡倒在地,扳着他脚跟,扑的又跌了个狗吃屎;被一群赶上按住,抓鬃毛,揪耳朵,扯着脚,拉着尾,扛扛抬抬,擒进洞去。

  当时众神把大圣攒在一处,【却不能近身】,乱嚷乱斗,早惊动玉帝。遂传旨着游弈灵官同翊圣真君上西方请佛老降伏。

  说声去,就无形无影的,跳到他那山上,来到洞口,一顿铁棍,把两扇门打得粉碎,口里骂道:“那馕糠的夯货,快出来与老孙打么!”那怪正【喘嘘嘘的】睡在洞里,听见打得门响,又听见骂馕糠的夯货,【他却恼怒难禁,只得拖着钯,抖擞精神】,跑将出来,厉声骂道......

  他两个自二更时分,直斗到东方发白。那怪【不能迎敌,败阵而逃】,依然又化狂风,径回洞里,把门紧闭,再不出头。行者在这洞门外看有一座石碣,上书“云栈洞”三字,见那怪不出,天又大明,心却思量:“恐师父等候,且回去见他一见,再来捉此怪不迟。”随踏云点一点,早到高老庄。

(编辑:admin)
http://stadia-md.com/anfuzhaicun/353.html